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29日文章,原题:为何战争开始容易结束难 我想提出一个理念:“发动战争比结束战争容易得多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29日文章,原题:为何战争开始容易结束难 我想提出一个理念:“发动战争比结束战争容易得多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29日文章,原题:为何战争开始容易结束难 我想提出一个理念:“发动战争比结束战争容易得多。”每一位国家领导人或外交政策顾问都应该把这个理念写在纸上并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忘记。没有迎来预期的圣诞节这种现象的例证无处不在。例如,1914年8月,欧洲各国走向战场,宣称士兵们将在圣诞节前回家,他们没有意识到,预期的圣诞节回家要到1918年才能实现。1980年,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也沉迷于同样的幻想,他认为1979年的革命会让伊朗在伊拉克的攻击下不堪一击。然而,战争持续了8年,两国遭受了数十万人死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使是非常成功的军事行动,往往也不会速胜,而是陷入无尽的泥潭。1967年的六日战争虽然持续不到一个星期,但没有解决以色列和邻国之间的根本政治问题,只是更昂贵的消耗战(1969年-1970年)和1973年十月战争的前奏。美国2001年在阿富汗和2003年在伊拉克战场起初的成功到头来被证明完全是虚幻的。背后的原因许多国家领导人已经领会到这个痛苦教训:挑起战争远比结束战争容易。这是为什么呢?仅仅认识到战争的不确定性、战前估计常常有缺陷或者战争常常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些都是不够的。考虑发起战争的领导人需要认识到,存在强大的趋势使战争变得规模更大、成本更高、持续时间比预期更长。首先,不可能事先知道对手的抵抗会有多强烈,而考虑发起攻击的领导人很可能会低估对手的抵抗能力。认为自己的国家天生比所有潜在敌国都优越的倾向,会鼓励开战一方贬低对手的抵抗能力。其次,一旦战争开始,沉没成本这一熟悉的问题就会出现。敌人一旦遭受损失,他们的领导人就希望获得足够的收益,以证明已经作出的牺牲是合理的。收回沉没成本的愿望也鼓励双方扩大战争目标,因为他们试图获得与不断增加的损失相称的收益。再者,战争会继续,因为战争本身会强化双方对对方的印象。无论交战各方开始时是多么猜疑或敌对,随着一方给另一方造成更多的死亡、破坏和痛苦,这种仇恨和猜疑只会增加。还有,随着敌人的形象强化,谈判空间下降。外交关系可能会中断,使直接沟通变得更加困难。任何人胆敢提出妥协的可能性,都可能被谴责为叛徒。即使谈判真开始了,和平解决方案通常会面临严重的承诺问题,而随着双方对对方形象的反感增加,这个障碍会越来越明显。第五,战争也有升级和扩大的强大趋势。如果一方输了,可能会考虑使用更多武力,打击新的或更危险的目标,或以其他方式提高赌注。战争扩大的另一个原因,是外部各方插手支持一方。不幸的是,卷入冲突并与冲突结果有利害关系的国家越多,就越难让所有国家同意结束冲突。导致战争延续的第六个原因是信息质量的恶化。虽然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应该尽可能冷静、清晰地思考和行动,但战时难度变大。政府有强大的动机来维持公众的士气,通过宣传好消息,隐瞒挫折,不断提醒民众敌人的邪恶本性。成本与收益如果交战双方的精英和公众都相信战争对他们有利,那么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来结束战争。当然,他们不可能都是对的,但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广泛了解实际情况。正如英国首相乔治1917年所言,“如果人们真的知晓前线的情况,战争明天就会停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战争发动者在取得他们可以称之为胜利的成就前,几乎没有动力去结束战争,因为妥协就等于承认他们把事情搞砸了。当然,所有的战争最终都会结束,但当成本远远超过收益时,就起不到安慰作用了。教训显而易见:虽然战争有时是必要的,但应该以最不情愿的态度进行,并且只应在最迫切的需要下进行。那些战争决策者绝不能忘记,参战释放出的强大的政治和社会力量是难以预料和控制的。一旦你发动战争,谁会受害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比你想象的要耗费更长时间和更多成本。(作者斯蒂芬·沃尔特,陈欣译)责编:夏丽娟